武松
武松,称号“行者”,因为排行第二,又名武二、武二郎,河北邢台清河县(有记载武松早是阳谷县人,经近期考证为今邢台市清河县人)人,是《水浒传》的一个主角及《金瓶梅》的重要配角。他是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的弟子,其武艺高强,有勇有谋,是一个下层侠义之士,崇尚的是忠义,有仇必复,有恩必报,他是下层英雄好汉中最富有血性和传奇色彩的人物。 武松从小父母双亡,由兄长武大郎抚养长大。武松自小习武,武艺高强,性格急侠好义。一次醉酒后,在阳谷县(今聊城市阳谷县)景阳冈赤手空拳打死一只猛虎,因此被阳谷县令任命为都头。武松兄长武大郎是一个侏儒,其美貌妻子潘金莲试图勾引武松,被拒绝,后被当地富户西门庆勾引,奸情败露後,两人毒死了武大郎。为报仇,武松先杀潘金莲再杀西门庆,因此获罪被流放孟州。在孟州,在酒店结识了张青孙二娘,武松受到施恩的照顾,为报恩,武松醉打蒋门神,帮助施恩夺回了“快活林”酒店。不过武松也因此遭到蒋门神勾结官府进行的暗算,被迫大开杀戒,血溅鸳鸯楼。在逃亡过程中,得张青、孙二娘夫妇帮助,假扮成带发修行的“行者”。武松投奔二龙山后成为该支“义军”的三位主要头领之一,后三山打青州时归依梁山。 在征讨方腊的战斗中,武松被包道乙暗算失去左臂,后班师时武松拒绝回汴京,在六合寺出家,八十岁善终。

 史籍 

临安县志》《西湖大观》《杭州府志》《浙江通志》等史籍都记载了北宋时杭州知府中的提辖武松勇于为民除恶的侠义壮举。

上述史籍中,武松原是浪迹江湖的卖艺人,貌奇伟,尝使技于涌金门外非盗也。杭州知府高权见武松武艺高强,人才出众,遂邀请入府,让他充当都头。不久,因功被提为提辖,成为知府高权的心腹。后来高权因得罪权贵,被奸人诬谄而罢官。武松也因此受到牵连,被赶出衙门。

继任的新知府是太师蔡京的儿子蔡鋆,是个大奸臣。他倚仗其父的权势,在杭州任上虐政殃民,百姓怨声载道,人称蔡鋆为蔡虎。武松对这个奸臣恨之入骨,决心拼上性命也要为民除害。一日,他身藏利刃,隐匿在蔡府之前,候蔡虎前呼后拥而来之际,箭一般冲上前去,向蔡鋆猛刺数刀,当即结果了他的性命。官兵蜂拥前来围攻武松,武松终因寡不敌众被官兵捕获。后惨遭重刑死于狱中。当地百姓深感其德,葬于杭州西泠桥畔,后人立碑,题曰宋义士武松之墓

小说代表 

《水浒传》中多次运用生活化描写手法,武松是其中刻画得最成功的一个人物。 作为一个生活化的英雄人物,武松有优点也有缺点,作者在刻画这一人物时,紧紧抓住了他的优缺点的彼此消涨过程,让人们在这一变化过程中认识武松。 武松赤手空拳景阳冈打虎,为他赢得了深广的声誉,也为他赢得了都头的职位,在他送税银出差时,武大郎被西门庆与潘金莲毒死,在去县衙告状不准的情况下,借谢邻请酒取得真实口供,手刃潘金莲,斗杀西门庆,然后到官府自首,被断配孟州。这段时期的武松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偶尔还有那么一点儿虚荣,但他的英武刚强却永远刻在读者的脑海里。

  在孟州,武松帮对他有恩的施恩夺回了被蒋门神霸占的快活林,因而得罪了蒋门神,蒋门神的后台张都监、张团练设计将他当贼捉了。这时的武松虽然也很勇猛,但毕竟有些媚骨,不分青红皂白的知恩图报让人感觉武松似乎分不清是非。 但血的教训让他走向成熟,怨怒之情化作了惊心动魄的反抗行为,他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杀了蒋、张等十几口,蘸血在墙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生活让武松认清了现实的社会,他不再向官府投案,而是先上二龙山,后归梁山泊,投身武装反抗的行列。

   武松被动或主动地改变着自己的生活,也被生活改变了自己,作者抓住了这一点,才更深入地塑造了武松的光明形象。 在反抗官府围剿和攻城夺府的战斗中,武松勇敢坚定,是义军的主要将领之一。他反招安,指责宋江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冷了弟兄们的心!后来他在方腊时被包道乙砍右臂,他不受封诰,在杭州六和寺出家。 这就是武松,一生光明磊落,敢作敢为,富于正义感和反抗精神,尽管也曾被人利用,但终究从残酷的现实中,从迷失的自我中醒悟过来,一步一步地克服自己的弱点,渐渐地走向成熟。这要归功于作者对武松的生活化描写。

 《金瓶梅》第一回从武松景阳冈打虎讲起,令人恍若在读《水浒》,这是借树开花的写法。此武松确实就是那位后来上了梁山的英雄,堪称中国传统好男子汉的楷模;他力能克虎,排拒女色,忠厚孝悌,疾恶如仇,行动果断,敢做敢当。不过,在《金瓶梅》里,武松打虎后与哥哥武大郎相逢的地方变成了清河县;而在他识破了西门庆与嫂子潘金莲通奸并鸩杀哥哥的罪行后,奔到狮子街酒楼去找西门庆报仇,急忙中却把一个李外传错当成西门庆打死,因此被捕发配孟州,结果不仅西门庆漏网,潘金莲教唆犯王婆也得以苟活多日;这颇有失《水浒》中那武松粗中有细的光彩;然而这并不是著书者要恶意地歪曲武松形象,而实在是为了让本书的主人公西门庆、潘金莲得以从容地演出一幕幕俗世的活剧——直到很久以后,才终于恶有恶报

武松在《金瓶梅》里只是一个牵出故事的由头。然而武松的雄伟刚烈之正气,却浓洌袭人,令人难忘。水浒传里的武松是一种命,金瓶梅里的武松是另一种命。

评书 

二十世纪50年代,一代扬州评话宗师王少堂先生口述本《武松》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风靡海内外,老舍先生曾撰文誉此书为通俗史诗。近半个世纪后,王派扬州评话的优秀传人、王少堂先生孙女王丽堂的演出本《武松》继而由中华书局出版,实乃幸事。《武松》,又称《武十回》,系根据《水浒传》中武松的故事改编。包括《景阳冈打虎》、《杀嫂祭兄》、《斗杀西门庆》、《十字坡打店》、《醉打蒋门神》、《大闹飞云浦》、《夜杀都监府》、《夜走蜈蚣岭》、《吊打白虎镇》、《智取二龙山》,号称虎起龙收

该书在王少堂先生口述本的基础上,对其中一些细节进行了丰富、加工和润色,既有点点滴滴的补充,更有锦上添花式的新的艺术处理。如《景阳冈打虎》,在打虎之前增加了书外书,即对于虎的习性、特点和它如何捕食不同的猎物,作了比较详尽的介绍。这类情节看似游离于主题之外,实际上是评话艺术通过叙述上的节奏感变化产生韵律美的具体体现。再如《王婆表功》,对一大段几百句的贯口重新断句整合,使其由慢到快,越说越快,慢而不断,快而不乱,充分显示出王丽堂在艺术上的精心创造和个人特色。书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多是由《水浒传》中衍生发展而原著所不具有的,这恐怕正是老舍先生称之为通俗史诗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武松》之所以深入人心,在于其继承了评话艺术的一贯传统,即以古比今,古为今用。说书人既是故事的叙述者,同时又可以灵活地淡出淡入,转移到听众(读者)的立场和角度,仍以说书人的身份指点江山、自由评说,甚至可以将当前的人情世态融入其中。这是以一种全知全能的态度介入叙事,却并不脱离评话情节的表演程式,而这正是评话艺术所独具的表现手段。

王丽堂演出本《武松》,既是对扬州评话王派水浒的传承发展,更是弘扬民族非物质性文化遗产,体味到凝聚着王派历代评话艺人心血的艰辛,充分领略中国传统曲艺文学的独特魅力;而本书势必将启悟文学研究者们进一步拓宽自己的视野,真正把握住民族文化的精华。